扶他狗大法好!!
小太阳俺の嫁!!
朋克爱好者,游戏宅,主鬼泣双子,尼禄【酱】,雷电,刺客,虐杀,KH,FF等
汪星人控

维度坍缩

Pillow talk(上)

枕边故事。
原创人设×幼迦。
就是那篇设定里面的。
纯意识流,后半段为了吊胃口,隔几天再发】




“请帮我把那本拿来……对,就是那本。”

“啊,嗯……”

男孩眨了眨眼睛,钻进了被子里面,以某种疑惑的神色面对着少女。

少女捻着皮质的封面下角,用钥匙打开了通向另一个国度的大门,崭新的旅程就从枕边开始吧。你可以叫它梦,亦或是幻想,香甜的,只存在于入睡前的某一份甘美。

“那是一位公主。”

“不幸的珍宝,无人知晓她的美好,但那样的美丽只会为拥有者带来灾祸,因此,她的母亲丢掉了它。”

男孩在少女沉稳的阅读中就这样沉浸了。

像是石块坠入深海一般,缓慢而令人着迷。一切都开始远离了,声音、温度,大脑的思考也开始停滞,仿若一曲终了的八音盒,水晶湖面上矗立着天鹅公主,她的舞步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奏响而缓缓落幕。

——直到他在梦中那崭新的国度站起并行走,细碎的声响逐渐占据了他的耳畔之时,他才意识到,梦已经开始了。

“她美得不像人类。”

“她的母亲怕她为自己带来麻烦,便将她丢掉。”

眼前的景物是一条河,有些眼熟,却又想不起究竟是在哪里见过。

夕阳占据了大半的视野,男孩微微眯起了眼睛,目力所及之处竟是说不出的苍凉。间或有几只飞鸟越过山头,叫声将最后一点阳光扯入了水底,它们耐心等待着下一次日出,温暖再临。夜幕拉开,晚风轻柔拂过他的脸颊,像是被母亲的手臂环绕一般——纵使这感受已经很模糊了,但他还是确定,这样的温柔似乎只属于那个可以用这两个字来称呼的人。

夜空的色彩愈发单调,淡紫与橙黄的交错逐渐被暗蓝所代替。今夜星月同辉,往日明媚的月牙却在星子的闪烁之下没了光彩。此刻,星便化身成了少女,在遥远的彼方肆意漫舞,用裙裾间洒下的碎光将他所在的世界打得斑驳陆离。

他听见背后有些声响,回过头,款步而来的是一位少女,面色仓皇,却掩盖不住那份美丽。

她的手中攥着一块宝石,瞥着它的眼神中却又充满了担忧。少女完全无视了站在河边的他,径直走向水边,将那只攥着宝石的手伸向河面。

他突然有了想要阻止她的冲动,毫无理由地,但他并没有。他只是默默看着这一切发生,仅此而已。

一根、两根。

全部手指的展开,伴随着清脆的水声,击打在他的耳畔。

掉入河中的是宝石。

还有,少女自己。

他记不起究竟是在哪里见过这相似的一幕了。就好像是电影在脑中回放,但这一次,默片被加入了声音和色彩,真真切切地展露在了眼前。心脏在胸腔里稍稍加速,有一个疑问在他的心中被确定了下来:

“她是谁……?”

似曾相识。

他目送着少女沉入水中,下意识地刚想伸手去救起,她便被一个莫名出现的漩涡卷了去,再也看不见她那翻飞的樱色衣角。

他有一点慌张。

这一幕似曾相识,但在这个时刻,想起也好,想不起也罢,似乎变得都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
好像,还想看看另外的东西。

他想看看……

只是看看而已。

他顺着河流慢慢跑着。

夜色很好,月光下有半尺高的小人儿拉着手转着圈圈跳舞,唱着不知名的歌谣,然后渐渐消失在空气里,又从另外一个地方浮现,笑脸依旧。长着翅膀的小狗在这些忽明忽暗之间旋转飞舞,绕过藤蔓与蔷薇丛,翅膀偶尔掉下几片羽毛,又在月光的皎洁之下被打得晶莹剔透,有一片刚好拂过他的鼻尖,痒痒的。

他歪着头思考着眼前的一切,却并未放慢脚步,河的尽头依旧是未知,自己眼前的景物却是越发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。

鱼儿在水天交接之处跃上银河,徜徉在星夜的无垠之中。绕过闪烁的星子,一摆尾跃上了银白的月牙。那可见不可及的遥远彼岸又在何处,他想,也许这并不重要,对于游跃于银河之中的生命来说。

脚下突然传来了细碎的沙沙声。他低下头,发现自己竟已经跑到了那水与天交接的地方。铺在脚下的是散发着柔和白光的星星,前方是银河,通向苍穹的尽头。银河的两侧是无垠的海,与星空相接,偶尔蹦出几条海豚,溅起不知是水花还是星光的涟漪,在夜色下闪闪发光。

他想了想,一纵身,跃入了浩瀚的星空。

“公主被森林中的小矮人们救起,在那里住了下来。”

“虽然每天都有些辛苦,但日子很快乐。”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维度坍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