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他狗大法好!!
小太阳俺の嫁!!
朋克爱好者,游戏宅,主鬼泣双子,尼禄【酱】,雷电,刺客,虐杀,KH,FF等
汪星人控

维度坍缩

妖涅【2】

二更,大概,不算短……

萌萌的月光兔子出场!

 

 

 

“天照大人说让我来看看你的状态,看来我来得正好。”

“谢谢你了。”

“嘿,客气啥!”

白发青年挥动箭矢,将那树枝切割下,丢到了一旁,又用垫子盖住了那个树枝穿出的洞,自己坐在了上面。

在场的三个人,总共五位付丧神,坐成了一圈。

瞳打量了一下此刻毫无顾虑地坐在垫子上的来人:一头白色长发,凌乱地将稍短的部分在脑后随意束成了马尾;看面相和身材似乎比昼夜大上那么一点……不过既然是昼认识的,也不好猜测年龄;脸上那个大大咧咧又略带傻气的笑容,不知为何让瞳想起了狮子王。

“这是雷光,十三笔业的击神。”

昼做了简单的介绍。当瞳再次看向名为“雷光”的青年笔神之时,那个坐垫上却只剩下了一只老虎。

“比五虎退的虎崽大不了多少……”

瞳想起了那天小狐丸的话。

“那个……雷光大人,前几日……”

虎崽以呜呜的声音制止了瞳。

“它是这一代十三笔神中年龄最小的,不过在选择自己化身的外貌时……选得比其余的都要大上那么一点儿。”

夜笑了下,代替沉思的昼给出了解释。

“因此他还不习惯化身呢。”

虎崽点了点头。

瞳忍不住伸出手,摸了摸那小家伙毛绒绒的脑袋。雷光像是很受用似的,咪咪地叫了几声。

跟五虎退的虎崽哪里有区别!

好可爱!

哪里像那两只凶神恶煞……

咳咳咳……

昼以几声咳嗽打破了瞳的幻想。

“我今早去政府那边查了下,”他顿了顿,似乎不太愿意往下说,“神仅此一家,”他指了指自己,“但是妖怪……已占到审神者总数的百分之十五。”

一边逗弄雷光的紫辉打了个冷战,将手拿开了。

雷光变回了人类青年的模样,双手间已将雷电汇聚成了一枚新的箭矢。

“要不要……”

他冲着妖气渐浓的方向努了努嘴,昼却只是摇了摇头,继续他的发言:

“政府说那只妖是他们花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,在古京都被供奉在神社里。”

紫辉气愤地扭过头去,对刚才的攻击心有余悸:“居然供奉出毛病来了!”

雷光笑嘻嘻的表情逐渐收敛了起来。他一抬手,将那支箭矢狠狠地扎入了侧厢房的门上,淡蓝色的电流形成了一条线,贯穿了那扇关押着树妖的门。早已破烂不堪的符纸则是直接被电流烧成了灰。

“不要碰那东西,会被电到的——但它至少可以束缚住妖怪。”

说着,青年又抬手造了几支箭矢,悉数插在了门上。然后,他抬手比了一个复杂的手势,淡蓝色的电流应其而起,将整扇门密密麻麻地包裹住。

紫辉瞪大了眼睛,想要再仔细地看看这位击神的时候,他已经变回了小老虎的原形,呜呜呜叫着。

昼翻了个白眼,扔给他一个樱花饼。雷光稳稳地接住了,开始小口咬了起来。

——说好的神性都去哪了?!

瞳的嘴角有些抽搐,看着雷光吃完了点心,跟五虎退的五只虎崽闹在了一起。雷光的体型相对于五虎退的虎崽略大一些,而且有鲜红色的纹路,很好辨认。

“想要束缚住那妖……”瞳托住了下巴,似乎不太乐意说出下面的话,“不给水,它会直接死掉……大概……”

“只能完全隔离阳光了。”紫辉接替她,说出了下面的话。

“那就把昼的本丸完全变成晚上,不就行了?”

夜轻描淡写地回答,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昼。

让一屋子人都诧异的是,昼立即点了点头。

雷光不再跟老虎们闹,而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了自己的坐垫上:

“那……大人,我现在就去把‘那家伙’请来?”

昼双手交叉垫着下巴:

“尽快现在也就‘兔子’能应对这种事了。”

夜眉头紧锁,死死盯着昼,他脸上半分表情都没有,看不出内心所想。

 

 

 

“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那只妖?”

夜说着,将绷带拆下,月光毫无保留地清洗着少年光裸的上半身。亏得瞳的药方和紫辉对草药质量的保障,夜受伤的腰腹部竟是半点伤痕都没有,只余一点点颜色稍深的部分。

女孩们早已睡下,昼觉得不该把付丧神们卷进只属于自己这边的麻烦,选择了避开他们。

这大概也是最好的方法,因为有几把刀永远对自己不放心。昼暗自想,我又不是小孩子……

昼背对着他,没有任何回答,只是默默地看着月亮,还有月亮下正在练习刀法的雷光。

“……大人怀疑镇守府那边的事与这里的有关……呼!”

雷光侧身将刀旋转着刺出,完成了一套刀法。他将那把闪着寒光的太刀收回腰上挂着的刀鞘内,这才代替昼,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“——?!”

昼转过身,凝视着夜那张与自己的脸极其相似的面孔。

“记得神社么?”

夜一激灵,明白了什么。

“不……那可是妖怪……”

在昼的本丸和夜的镇守府,各自存在着一个小神社,供奉着天照大神——也就是昼的母亲。因为昼作为高天原天神一族特有的能力,这个神社实际的用途其实是在二人之间传递消息。按理来说,以昼夜二人对神社的重视程度,还有它对力量要求的特殊性,绝非外人能够使用……何况,现在有最大嫌疑的,是一只妖。

一只属于狼神本能去猎杀的妖。

“是啊……我也在想这个问题。”昼说着,把自己的外套脱掉,又开始一粒粒地解衬衫的扣子。他这个动作弄得夜一阵难堪,想要背过脸去,却被一边的雷光以眼神阻止。

“你看这个。”

夜虽然清楚昼在那天的打斗中有受伤,不过还未想到是这种程度……

与自己身上那别无二致的鞭挞型伤口……又像是巨大爪刃的产物,即使没有自己的那么严重,不过也够受的了。

雷光皱起了眉头:“天照大人不喜欢你隐瞒这种事……昼,要不是瞳小姐发现你要的药比正常的单人药量多了一份,你还打算要瞒到什么时候?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,“倒是你在被事实逼得无路可逃时,还是做出了正确选择……”

昼狠狠剜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,默默地穿好了衬衫,叹了口气:

“瞳……还有一期一振,狮子王……那只鵺也不要躲了,出来吧。”

语毕,一大团毛绒绒的东西,就从门廊上掉了下来,不偏不倚落在昼摊开的手掌中,那突然的重量把昼压得一哆嗦,差点跌倒。鵺委屈地看着昼,看得他心里发毛。

狮子王咳嗽了两声,拉着满脸抱歉的瞳和她的一期一振从拐角后面走了出来。月光下,三个人的神态被看得一清二楚。昼没有说什么,只是又背过了身,留一个背影给其余的五人。

“这不是你该背负的东西,”瞳率先开了口,“昼……”

“这就是!!”

昼依旧背对着几个人,后背却因为激动而弯曲了起来。

“我连自己的半身都保护不好……还因此连累了两个人……还有他那里的战舰……”

他的后背微微颤抖着,夜在其余四个人惊诧的目光里快步走上前,用力让昼的脸面对着众人——

然后,狠狠给了他一巴掌。

“你是在不好意思吗——?!”

夜大吼道,那一掌的力度之大,已经把昼的脸打向了一侧。而他面前的昼只是维持着以侧脸对着夜的站立姿势,没有用手护住刚刚被打过的脸颊。

“不好意思你犯了错?还是不好意思你犯了错被人知道?!”

他挥手欲再次打下去,狮子王刚想上前阻止,却被他自己硬生生收住了。

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他说,一边用那只伸出去的手将昼的脸扶正,却发现他的眸子里早已是一片空洞,连月光都映不出来。

“即使是真的犯了错,就要弥补;这不是你一个人就能改正的错误,就让我们一起。没有人怪你,无论这是不是你的错,”他伸出另一只手,指着自己光洁如初的腰腹部,“你只是做了你力所能及的事——救了我。”然后,回头看向立于他身后的瞳和一期一振——却发现,不知何时,五虎退带着紫辉和她的药研,也站在了门廊上,五只小老虎围着雷光转来转去。

——他们的身后,是昼全本丸的付丧神。

他回过头,看见了昼的眸子中,燃着火光。

“谢谢。”

昼把夜扶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拿开:“你那一巴掌可真狠,居然把我打清醒了。”

他自嘲地笑了笑。

 

夜看见有女孩在这里,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把风衣披上,却被瞳叫来的小狐丸伸手阻止了。

小狐丸走近,低头看着夜腹部依旧残留的一点点印痕,若有所思:

“雷光大人……可否变回您的真身……?”

雷光点了点头,随即,便以虎崽的姿态被小狐丸抱了起来。

小狐丸腾出一只手,抓着雷光的小爪子,在夜腹部的伤痕上比了几下,又凑近雷光的耳朵说了什么,便放下了他。

雷光变回了人类青年的样子:

“这如果是老虎,那就得是最少有五年捕猎经验的成年雄虎……”

“如果换作是树妖……”夜突然明白了什么,这点换算,他在高天原待着的那阵子,早已经烂熟于心。

“那种程度的幻化,要冒充成天神族使用神社的传送功能,简直易如反掌。”

昼代替夜回答了这个不算难的问题,瞳和付丧神们也明白,紫辉听了她身旁的药研的解释,当然也懂这意味着什么。

“夜,我之前没有想到还可以用这种方法确认……不过我想得没错,就是那树妖干的。”

“不过,动机不明,等兔子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

 

 

小狐丸挠着脑袋,狮子王坐在一边,满脸震惊地看着他。

小狐丸什么时候喜欢胡萝卜了……?

昼在后院陪夜练刀,留下近侍小狐丸看门。

为什么他如此难过?因为昼说,“兔子”要来了……

 

狮子王边扭着腰边刷牙,雷光被五只小老虎缠得不能动。

五虎退在研究药膏,棕色发髻的星川瞳陪着他一起,偶尔扶一下眼镜。

身材娇小可爱的黎川紫辉在磨着樱花粉。

黎川的药研和星川的一期在一块儿学着熬糯米汤,当然教授是光忠。

乱在比着新裙子看,厚在他后面不断冒出一句接一句没头没脑的评论。

小狐丸在理毛……啊不,是在挠脑袋。

因为昼的那位“客人”就要到了,而他没有好的待客方式,只有成山的胡萝卜。

“……?”

“来了来了!”

狮子王扔下牙刷,一把抱起鵺,冲向了门廊。

一道淡色的光自本丸前院的上空划向地面,像是淡墨在颜色黯淡的宣纸上狠狠划过了一笔——

而那光在地面的尽头,便是要迎的客。

奶油色的兔子耳朵随着同色的发丝一上一下地跳跃着,白色的短和服衣摆随风飘扬……少年脸上那个笑嘻嘻的表情,小狐丸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对,今剑的脸上……

小狐丸抄起一根胡萝卜。

“兔子”却摇了摇小脑袋:“昼大人哪去了呢——”

 

“这儿的名号为月光,乃十三笔神中司夜晚之一位。”

“兔子”跪坐在坐垫上,弯腰行了个标准礼:

“请多多指教!”

瞳有一点尴尬;“这个……这个礼我们可有点担待不起……”

紫辉倒是没见外,她对这个可爱得要命的少年很是喜欢,不由自主就摸起了月光那毛绒绒的长耳朵……直到药研不满地咳嗽了几声,她才红着脸停手。

“那天听雷光说要让我把整间本丸笼罩在黑夜里,出了什么事啊,居然要这么办……”

昼简单地给他做了些解释,月光皱起了眉头:

“居然有这种事……”他抓了抓耳朵,随即又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没事,这点小活计对月光来说就是小菜一碟!来,让我看看那树妖……”

雷光走了过去,将用作封印的箭矢拔下,电流霎时消失不见。月光刚想将门把手打开,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,放下了手,对昼开了口:

“啊,对了,昼啊,天照大人告诉我……神州平原的那棵塞之芽不见了,让你帮忙找一下……毕竟是化身成了人类的模样,估计不会跑远……”

昼和夜都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。

 

 

 

注:塞之芽是《大神okami》游戏系列里,每个地区都会有的樱花树。天照(或者小照)的工作之一就是净化每个地区的塞之芽并让其开花,使整个地区恢复生机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维度坍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