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他狗大法好!!
小太阳俺の嫁!!
朋克爱好者,游戏宅,主鬼泣双子,尼禄【酱】,雷电,刺客,虐杀,KH,FF等
汪星人控

维度坍缩

完全没有想好标题的东西【3】

本期高能约会现场

正太爆发的恐怖……

 

 

 

协瑛站在自己的卧室里,心情复杂。

棲一早就被他打发出去买豆奶了,他有大把时间可以练习那书的最后一条。

第四条:“学会一些必要的动作”

 

“喂——大人,再不喝可就凉了哦?”

棲把豆奶放在石桌上,第三遍向屋内的协瑛喊。他至今搞不懂为什么今早协瑛突发奇想要喝城南的豆奶……

于是两个时辰花在赶路上了,也不知道协瑛饿不饿。

棲坐了下来,打算自己先吃。到时候可以装无辜糊弄过去,协瑛根本受不……

一阵熟悉的阴风掠过。

棲打了个哆嗦,手里的包子掉到了地上。

他回过头,协瑛阴着脸,站在他身后。

等等,这表情似曾相识……

“那、那个,大人,在下……”

还未等棲反应过来,协瑛一张小脸已经凑近,鼻尖几乎与自己的撞在了一起……

棲满脸冷汗,想,昨天协瑛不是已经吃药了么?

于是棲想都没想,一闪身,从侧面溜了开。

协瑛一把抓住棲的衣襟,把他按在桌子上。

棲嘴角抽搐,这又是玩哪出……?

然后,协瑛用右手撑住桌子,左手捏住了棲的下巴,脸越凑越近……

完了,协瑛被崇利明传染了。

棲绝望地想,于是发动了必杀技——

真·治愈一击……

 

协瑛按着脑袋上青了的一小块,满脸通红,蹲在地上。

棲一只手捂着脸,坐在他旁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

“大人您终于恢复正常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来在下的药还是很好的……”

“……那书你在哪买的?”

“崇利明贝勒送的,据他说是他没事闲的自己写的……”

“嗯……嗯?!”

 

 

 

期限一转眼便到了,风水轮流转……

棲在临走前对协瑛说:

“大人,到时候在下站在您后面,在下拍您肩膀,拍左边您就闭嘴,拍右边就说话……”

协瑛扣好最后一粒扣子,点了点头:

“那两只手都拍呢?”

“那就掀桌走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于是协瑛破罐子破摔,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对付相亲而不是整崇利明……

他决定按照那书上的走。

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棲已经替他打好了领带——

镜中的自己,纯白色长发在脑后低低束成一个马尾,一身Burberry的白西装,打着Dunhill的格子领带,脚蹬Berluti的黑色皮鞋……

棲:“这已经是欧洲那边最流行的了。”

协瑛觉得没什么不好,目光却从镜子里的自己缓缓转到了棲的身上……

他觉得崇利明说得没错,淡金色柔软的发丝和雪似的肌肤,棲长得真是越来越像西洋的那什么娃娃了……

协瑛一激灵,似乎想起了什么,转过头,握着棲的手,说:

“棲,这个月你月钱翻番,能不能穿洋装冒充……”

棲笑眯眯地说:

“行,但是二倍不行,在下要十倍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 

棲最后不负协瑛所望,换了身衣服,不过不是协瑛期待的洋装……是西装。

黑西装,带马甲的那种。据协瑛说是为了衬他万黑丛中一点白,不过棲觉得其实是协瑛自己黑马褂穿惯了想换换口味……

他打开了福特的车门,单手扶着协瑛下车。

协瑛盯着棲的腿,想,这貌似还是头一次看他穿长裤……

棲盯着协瑛的脑袋,想,这大概是他头发梳得最整齐的一次……

许久,协瑛发话:

“在哪儿,跟谁?”

棲在衣兜里掏了半天,掏出来一个黑本子,他打开,找了好一会儿,念:

“一……满洲……什么什么……小姐叶氏……地点西餐厅……这都什么跟什么……”

协瑛抬头一看,嗬,不就这儿么。然后他回头,可怕,对面是兴德茶庄。

崇利明正坐在二楼阳台,还毫无顾虑地对着自己扔了个飞吻。

棲努力抓着协瑛,不让他冲到对面的二楼暴揍崇利明。为了缓解尴尬,他直接把协瑛推到了西餐厅二楼,找到了预定好的位置,便把他按在了座位上。

 

“棲,我腰疼。”

“……把不疼的那侧的那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坐着,据说好使……”

于是协瑛照做了,果真舒服了不少,不过还是疼得倒抽冷气。

然后那小姐来了,伴着那桃花般的八齿微笑……她对着全场的客人挥洒着自己的魅力……那微笑如同阳光般无孔不入……

话说那叶氏的二小姐,年方十六,活脱脱的美人坯子,生得唇红齿白,一头乌丝挽起如沉香之木,身着宝蓝长裙若天仙下凡……

协瑛盯着她的脸,眼睛都直了。

那少女乃大家闺秀是也,男人艳慕的目光自然是见怪不怪。她自顾自走到安排好的位置……

白色的西装、不羁的嘴角,还有那霸气的坐姿……哇,居然还有保镖……

少女坐下,眼睛却没有离开桌子对面的少年半分。

半晌,棲拍了拍协瑛的右肩膀。

协瑛指着桌子对面的少女:“你牙上有根韭菜……”

 

于是第一次相亲以协瑛连续躲过了三次提包袭击而告终。

他从窗口看向街对面,崇利明拿着个望远镜,笑得直不起腰。

协瑛庆幸,还好他没听见自己刚才说了什么。

他刚这么想,目光却扫到了橘色的制服衣襟。

整个西餐厅二楼已经坐满了捂嘴偷笑的神机营同僚。

协瑛捂脸,不想继续,但还有俩女孩在等着他。

棲背对着协瑛,估计也是在偷笑,天杀的,协瑛暗自腹悖。

 

协瑛坐着,直到第二个女孩的到来。

与刚刚温柔……算是温柔的大家闺秀不同,这位女孩全身上下散发着贵族千金的公主气场。一头墨色长卷发散落在肩上,深紫色的洋装更是衬出了女孩的高贵典雅……

待那女孩坐下,协瑛觉得整个楼层的目光全在他身上。

这时,他想起了那本书。

他拿棲练手时,棲的反应让他十分满意。于是他决定实践一小下。

“女人,你引起了我的注意。”

“哦?那协瑛先生对小女很感兴趣咯?”

棲一激灵,敢情对面不知道自己约会的是谁?于是赶紧狠拍协瑛左肩膀。

协瑛很乖,没有发话。

“小女家父乃南洋最大商者,家母乃官宦世家唯一千金。不知先生……”

棲拍了拍协瑛右肩膀。

“我……没……”

“哦,那协瑛先生是孤儿咯?”

棲狠拍协瑛左肩膀。

“先生可否读过四书五经?”

棲拍了拍协瑛右肩膀。

“没……”

少女的眉眼略带怒气:“哦。难不成小女要约会的对象居然……”她自觉失态,便以扇子遮住半张脸,“先生还请自报家门吧。”

棲拍了协瑛右肩膀。

“我……蒙古镶黄旗王公,幼时在德国念书,跳过四级,到高中毕业……现在在北方做海运……”

少女收起了扇子,表情略有些尴尬:“那,先生的顶头上司……也就是,北洋海运的主管人,是……”

棲被她问愣了,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,他对这个千金的印象实在是差,刚想同时拍协瑛俩肩膀,协瑛却把身子凑上前去,让棲刚好拍了个空,他狠狠盯着少女:

“整个北洋的海运仅我一人,怎么,难道……”

 

于是协瑛的第二次约会以对方的尴尬逃走而告终。

棲也很尴尬,脱了外套,给协瑛倒了杯茶。

在这期间,协瑛一直盯着棲的脸,让棲非常不自在。

“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

“……我给你翻十番。”

“……成交。”

协瑛转过头,再次看向街对面兴德茶庄二楼的崇利明。

贝勒已经笑得趴在了旁边那人的腿上……等等,花九卿?他旁边那个……

已经到这种程度了?!

 

 

 

其实下一更已经写完了就是不发2333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维度坍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