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他狗大法好!!
小太阳俺の嫁!!
朋克爱好者,游戏宅,主鬼泣双子,尼禄【酱】,雷电,刺客,虐杀,KH,FF等
汪星人控

维度坍缩

谁提灯走过你的荒原

mdzz的产物
真的我很懒很懒


 
 


序·寂寞如歌

神早已忘了自己是谁。
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抬起手,将一冬的记忆悉数打碎。冰雪一样的残片如蝴蝶般在空气中翩跹起舞,然后被神殿中那潮水一样的寂寞再一次毁灭,化作尘埃,终究归于泥土。
空旷的大殿中,有什么人在唱歌,那旋律就有如写在心里的一般熟悉。空灵的调子在脑中回荡,神仿佛寻回了一片小小的记忆之蝶。那支歌可是刻在神的血脉之中,伴他永世的乐章啊。
神忘了自己的名字,但他还记得,那个唱歌的人,叫做寂寞。



初·悲年

「悲」
神也会有无可言喻的悲哀。
他也会在寂寞时想象何以所谓爱恨离愁,而他也仅仅是感觉孤独而已。
他衣袂翻飞,踏遍红尘,笑看无数生离死别犹如过眼云烟,却从未有过人的情感。他只是冰冷地俯视众生,看着那一场场悲欢离合,残忍而公平。
神是时间的创造者。
他灵巧的十指缠绕编织着每一个人的命运,他冷眼旁观着世俗的悲欢离合。他只是为生灵们感到遗憾,却无法道出,只余叹息。
纷飞似羽的寂寞扑灭了内心仅存的骄傲,失落如雪片一般扬起再落下。那些孤独感只停驻了不过一秒钟,恍惚间,却好似踏过一个世纪那般,空虚而漫长。

「荒原」
神决定要寻回自己的记忆。
那一年,冰霜刚刚覆盖大地之时,他提着灯,走过了漫天飞雪的荒原。他的白衣被风吹起,好似脆弱的半透明蝶翼,晶莹得仿佛没有一丝瑕疵。神望着那满眼的纯白,眼中似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,一路滑落至口中,咸咸的。
神早已忘了,这是泪水,是蒸发后的情感凝结成的灵气。
那荒原无边无际,铺满了上好绸缎一样的白雪。雪一直纷纷扬扬地从天幕上飘落,每一片雪花都反射着流泻如银的星光,仿若陨石一般划过天际,留下了细碎的光影。
“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纯白的吗?”他双眼望着迷茫的虚空,自顾自喃喃。
落雪无言,夹带了一世的繁华,自天而来,终归于荒原。乱雪如同教堂中回荡的祷歌,拂过神银白的长发,融化在神的泪滴中。



承·光影

「迷忆」
神走在生命的荒原中,眼中浮现的尽是苍凉,曾经的美丽幸福已然消逝。繁盛尽失,生灵涂炭,这又是谁一手造成?
神曾经有过一个名字,可是他的记忆已经丢失,他编造着谎言,装作它从未存在过。那些曾经的美好快乐,都仿若水银一般蒸发消逝,永远不复存在了。那可是被别人视为珍宝的东西啊,神却只把它们当成无尽生命中的一点尘埃,随着流年划过他那已经泛黄的生命乐章,然后被大片大片的空白所吞没。
神停下了脚步,手中的灯随着他平稳的呼吸而明灭闪烁。一点微光从雪原的尽头倏地闯入了神的视线,神知道,那是萤火虫。它跌跌撞撞地飞进了燃烧的灯芯中,仅仅几秒钟便化为了灰烬。
飞蛾扑火。
它,仅仅是为了在光辉的包裹之中,涅盘重生么?
神垂下了眼帘,似在为那小小的生命默哀。但他也只是在为自己和虫子相同的命运感到可悲。
其实,神在最初走入荒原之时,便已预料到了——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之路。他在看见飘雪的一刹那,就已注定了要沉溺于这一片冬天的荒原。
从此,神便无可救药地沦陷了——

「行」
神提着灯,行走于荒原,拣拾着凋零的记忆残片。这旅程漫长得仿佛有几光年,神已行走了不知几度春秋,却依然没有看到这荒原的边际。
神耀世的光辉早已随着时光流逝而慢慢褪去,曾经的圣洁也不知所踪。那些浮华在这一冬里,逐渐被那漫天的白色所淡化,最终,与荒芜融为一体。
在这漫漫征途之中,他学会了用假笑掩饰空虚,用冰冷装饰荒芜。
天更黑了一点,暗色的影子掩埋了一切罪恶。
光与影是相对的。这一点,神非常清楚。
神说要有光,这世上便出现了光,还有隐藏在光辉背后的,影。



落·烬碎

「失」
神疲惫不堪地躺在了雪地里。他看着远方那永远触及不到的海市蜃楼,最后一点信念渐渐从体内流失,灯盏也随之熄灭。
命运就是这么戏弄人的——它对神也是如此。但神并没有放弃找寻记忆的征程,这种折磨于他,只是旅途中短暂的休整。
就像是在赌场上,负责洗牌的是命运,而真正玩牌的,则是你自己。
失落的记忆从天上飘散,是铺满一地的白色。神转过头,温柔地注视着虚空中的那个自己。然后,残存的记忆再一次破碎开来,碎片化作纯白的蝴蝶,飞向了远方。

「迹」
神在这个赌中输掉了,输得彻彻底底。
他的赌注是生命。但他并不是一无所获。
神的泪水涌出,还未落下,就被凤吹散,沾湿了纯白的记忆。其余的泪水,几乎是在同一瞬间,被冻成了一朵朵精致的冰晶莲花,随风飘撒着圣洁的种子。
神笑了,虽然脸上还带着泪。

终·空应

“雪为什么是纯粹的白色?”
“因为记忆是白色的,雪埋葬了太多悲伤的回忆。所以它是可悲的白色。”
神沉溺于一个冬天,沉溺于铺满整个荒原的白色记忆。
那年深冬,他提着灯,走过生命的一脉荒原。他在旅途中死去,灯中的温暖却洒满了世界。
神被埋葬在他所沉溺的冬之荒原上,墓碑被飞雪所覆盖,就像记忆一样,是纯白色的。




 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维度坍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