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他狗大法好!!
小太阳俺の嫁!!
朋克爱好者,游戏宅,主鬼泣双子,尼禄【酱】,雷电,刺客,虐杀,KH,FF等
汪星人控

维度坍缩

双重恋爱

梦百腐向同人,腐向注意,请自动避雷
之前梦百的同人我一般都是画的……
画过私设多罗茜和奥兹四人换装play之流
写还是第一次
在此之前只写过刀剑的同人
然而我只会清水得不能再清水的那种……
这篇也是,4000字差点儿,清水,纯清水
cp维姆德内普不分左右,第二人称维姆注意
依旧是私设如山系列……
 
 
 
 
1.
     你把最后一束鲜花放在格子桌布上,然后,带着一身的疲惫坐了下来。领带憋得你喘不过来气,被你一把扯下,卷起丢到一边。早上刚换的白西装,袖口早已被灰尘染成了灰白相间的一大片。蓬松松的尾巴毛,也被汗水粘连,一缕一缕地下垂,难看得要命。你开始抱怨——身为王子的你,装饰这种事,平常都是仆人来做的,现在却偏偏要完全不擅长这方面的你亲自上阵。
     天色渐晚,看来瓦伊利偶尔也有不靠谱的时候。暮色之下的山坡被勾勒出了金边,绿色的草皮乍眼一看,也成了模模糊糊的金黄色。你抬起头望向天空,几只白色的大鸟飞过,没入夕阳映照的绯红之中。你的视力很好,但那可是天空,你目力所及的尽头,是一片深蓝。
 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了你要等的那个家伙,等得好苦。你瘪了瘪嘴,谁叫你是双重恋爱,单恋加上暗恋呢。
 


     记得从奥兹回来的你完全变了个人似的,安静了不少。
     完全不知恋爱为何物的你只知道发呆和心跳。担心你的瓦伊利和贝尔问起来,你的反应也只是面红耳赤,支支吾吾说不出半个完整的句子。来自远东的碎牙老爷子笑着说,这孩子啊,八成是心里有人了,说着一边总结一边分析。你瞪着眼睛,不时点一下头,一边的瓦伊利跟你一个反应。姜还是老的辣,你瞟了一眼坐在桌子那头打瞌睡的贝尔,默默地想。
     待老爷子迈着方步离去,瓦伊利用力拍了下你的后背,小子,长大了哈。你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默默捂住脸,指缝间露出的皮肤,一片通红。
     瓦伊利难得地八卦了起来,又是问相遇过程又是调查感情经历,最后把你弄得尴尬无比。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,瓦伊利看了看把脑袋埋在双膝之间的你,挠了挠脑袋,冷不丁蹦出来一句:说吧小子,那家伙到底是谁,看看哥能不能帮上你。
     你看着慢悠悠打着哈欠往这边走过来的贝尔,毅然决然地摇了摇头:不知道。
     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的你,实在是低估了你那位好兄弟的能力。瓦伊利打了个电话给远在奥兹的托托,仔仔细细地问他,你在奥兹的一个月内跟谁比较亲。虽然他讨厌男人,但同为犬类的他意外很爽快地把那个名字吐了出来——
     德内普。
     瓦伊利哈哈大笑:哪个小姑娘让我兄弟这么牵肠挂肚的?一边笑一边把电话扔在了底座上,不顾电话对面铁皮和托托两个人的惊呼二重奏。
     喜欢谁用不着这样吧?瓦伊利用力拽了下你的耳朵,痛得你惊呼。男孩子喜欢谁就要大声说出来才对嘛,尤其是对小姑娘。他眯眼笑着,一旁的贝尔点头附和。
     完了。你捂着毛绒绒的耳朵,生无可恋地看着他。不知道该发疯还是该庆幸:两个家伙都知道你喜欢德内普,但他们都不知道,德内普是个男的。估计奥兹那头的二位已经崩溃了——有个王子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王子,而且那位王子的兄弟还不知道,自己纯情的弟弟喜欢上的家伙,是个男的。


 
2.
     暗恋到底是什么滋味,活了二十三年的你还是第一次尝到。偷偷地问了暂住在自己国家的碎牙老爷子,后者只是笑着,半个字都不肯说。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看法,不知道会不会有结果,更不知道自己的感情会带来什么……大概?总之,很难受就对了。
     ……况且,对方是个跟自己一样的正常男性,虽然长得是漂亮了点儿。
     你抓着银白色的头发,耳朵一抖一抖,蹲在了山坡公园的长椅上。偶尔有狐狸耳朵的少女经过,红着脸问你,有没有什么事可以帮得上忙。你捂着脸说谢谢不需要,转过了身,尾巴耷拉在长椅的椅子沿外,一甩一甩地,却像你一样,无精打采。
     明明是美好的暗恋,怎么看起来像失恋一样啊。
     ……等等,暗恋美好?谁说的?



     你在一个月前去奥兹参加恐怖祭,万圣节,你很喜欢。奥斯瓦德似乎想展现一下自己在科学技术上那些小小的恶趣味,请了不少王子前去参观。而且,更另人激动的是,特洛伊美亚的公主也去了。当时你穿着黑色的夹克和特意修剪过的八分裤,天生的血统让你扮狼人用不着化妆。奥兹的城门被机械装饰得恰到好处,巨型南瓜灯亮着橙色耀眼的光,骷髅在齿轮和皮带的传动下摆出一个又一个滑稽的动作。你笑了笑,瞟了一眼身后打扮得不错但吓得不轻的各国王子公主,心中浮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。
     然后你看见了那个家伙——第二个不怕奥斯瓦德的机械装饰的人。
     淡蓝色半透明的头纱被骷髅扇出的风吹起,蓝色发丝飞扬,为了万圣节的气氛特意绑在手臂上的玫瑰藤蔓一直垂落至大腿,黑色的长袜刚好衬出来了白皙的肌肤……
     你转过头,心脏狂跳。好不容易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恢复常态的你抬起头,看见了自己的发呆造成的队伍空档,尴尬地向前跑去。
     当时,你看见一脸无奈的托托和铁皮站在大门口,提醒你说,你啊,看见公主,就赶紧撩吧。
     事实证明,托托的忠告是对的。在咖啡店遇见了那个之前在大门口看见的、蓝色头发的家伙,搞错了谈话内容,而被公主误认为是处于恋爱中的你,被那家伙拉着跑了足足两条街,才躲过了那个扛着摄像机的女孩的追捕。
     气还没喘过来,抓着你手臂的那家伙就抬起了头,用淡红色的眼睛看着你,开了口,没事吧?
     然后你就特别不争气地脸红了。
     你别过头,庆幸天黑,对方看不清你的表情。
     一只冰凉的手抚上你的脸颊,你一激灵,本能使你往后一蹦。对方也吓了一跳,却依旧是那种欢快的调子,开了口:刚才就觉得你不太对劲,发烧了?脸那么热?
     ……是个男的?!
     你脸面向对方,眼神却游离不定,嘴巴一张一合却不知该怎么回答。在对方热切的注视之下,你很快败下阵来,心脏狂跳不已,落荒而逃。
     然后,你的单恋加上暗恋的双重恋爱便开始了。



     你晃了晃尾巴,从长椅上蹦了下去。长久的下蹲动作让你的双腿发麻,“刺啦”一声,白西装的裤脚被钉子扯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。你一脸苦大仇深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不忍心去看那破损的程度。



3.
     约莫在三天以前吧,瓦伊利得知德内普属于凯涅斯之后,就托了个人,帮忙把平日没有大事要办的他约了出来。你可怜的兄弟,到那时都不知道,德内普是王子而不是他预想中的公主。
     然后,自己就在这山坡上,公园最隐蔽的小树林里,等了足足有三个小时。
     你站了一会儿,等到腿的知觉完全恢复以后,左拐右拐,回到了那片小树林里。脑子里想着那家伙,你的体温不知不觉在升高,于是你便脱掉外套,把衬衫的扣子解到胸口以下,这才好受些。你转了两圈,在软绵绵的草坪上坐了下来,百无聊赖地抓起一朵花,嗅着它的香气。你的肚子早就开始了抗议,现在它咕噜咕噜地响着,你却束手无策,早知道把老爷子给的点心带出来就好了。你想起了在奥兹时铁皮亲手下厨做的大杂烩,你觉得,此时此刻,给你多少那东西,你都能吃得下。



     太阳从另一座山头沉了下去,最后一缕阳光,也消失在了苍穹的尽头。
     正当你目视远方思考着今天为什么太阳这么早落山时,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你的肩膀——
     德内普?!
     你吃了一惊,连忙在慌乱中打了声招呼。对方却并没有回话,只是眯着眼睛笑,看着你。你注意到对方仍旧穿着与那天相似的装束——蓝色的短裤,黑色大腿袜,洁白的肌肤被衬得恰到好处。你的脸颊迅速在他的注视之下变得通红,你急忙转过头,不想让对方看见你的窘迫。然而,德内普一把掰过你的脑袋,脸越凑越近……
     你一激灵,醒了过来。脑子昏昏沉沉,太阳仍旧在对面的山头晃眼睛,看来只是个梦。你心跳突然加速,双手抱住脑袋,不敢回想梦的内容。
     ——然后,你才发觉,自己的身上盖了件淡蓝色的外套,身边,还蹲了个人。蓝色的衣服和短裤,黑色大腿袜……
     是德内普?!
     你习惯性地低下脑袋,却发现自己的西装已经算不上是西装了——领口一直开到胸口以下,灰白相间的袖子被挽到胳膊肘,裤脚被扯开一个大口子……
     你默默地捂住了脸,不忍直视。
     我总觉得你很有趣呢,德内普开了口,之前在奥兹时见过一面,本来觉得你会是那种冷得跟冰山似的类型,原来是这么爱害羞呢。
     你把脸捂得更紧了。
     话说……这算约会?德内普冷不丁问了一句,你差点吐血。
     约……约会……
     你看,桌子,你布置的吧?花居然放了这么多……算了,都是我喜欢的啊。蓝色头发的少年站了起来,随手指向你笨拙装饰过的桌子。你晕晕乎乎地站起身,反正自己的形象已经在对方心中崩塌得连个渣都不剩,大概再崩一点也没关系,你想,于是,一只手搭上了德内普的肩膀,开了口。
     对,约会,跟你的。也许它不是最好的,但至少,是我为你一个人而准备的。
     说完,你的肚子就开始附和了起来。
     对方轻轻一笑,从背后拿出一个篮子。我觉得你应该是饿了……带了点吃的,在奥兹时跟铁皮学的,你看,大杂烩!
     你苦笑,有得吃总比没有强。
 
 
 
     德内普的菜偏甜口,比铁皮做的不知强了多少倍。原版的大杂烩……大概只有习惯了特殊口味的托托能咽得下去吧?
     ……你的表白,似乎还没有落幕呢。



     随着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了山坡的另一边,你的双重恋爱也结束了,真正的恋爱,现在,才是开始。

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维度坍缩 | Powered by LOFTER